笑着哭

前几天看到朋友 @chappell 转推了个图片

FdgPXqrWYAIhvSP.jpg

普通人可能看着哈哈一笑就完事了,只有创过业的人才会如我一般笑着笑着就哭了😂。我目前这个公司创业到现在也有十年了,但我本人跟创业的缘分可能还要追溯到更早的时候,趁着现在心存感慨,就随便写写吧。

北漂的开始

我的职业生涯起步其实就是在创业公司,甚至在我开始正式的职业生涯之前还经历过一段不那么正规的创业之路。

大三下学期的时候,专业课基本完结了,只剩下一堆可上可不上的选修课。正好有位师兄要在北京创业(这位应该算我的工程师之路的启蒙老师了),我按耐不住躁动的心,跟室友告别后,开启了我的第一次北漂之旅。

北京在 10 月以后就已经开始变凉了,我背着一个书包,里面装着我的笔记本和几件衣服,就踏上了北去的列车。还没走出过校园的我只觉得哪里都很有趣,北漂对那时的我而言,也许只是人生清单上必须体验的一个项目罢了。

我依稀记得一个清晨,跟着师兄去民族大学他女朋友的宿舍里拿一些生活用品,路上校园里的猫咪都很肥硕,有的在树皮上磨着爪子,有的在吃学生给送的大肉包子。原来北京的生活这么悠闲呢,我一边抱着被子走路一边歪着头想着。

第一个愿望

当我参观完师兄给我安排的住所,我第一次觉得我可能患有幽闭恐惧症。著名的北京地下室,现在可能只存在于年代久远的新闻报道里,但当我真的跨过那座一人多厚的铁门,进入这个花花世界的另一面时,我心中只有一个愿望:他妈的赶紧赚钱搬到地面上去!

不过其实真的住下来以后,体验好像也没那么糟糕。除开心理上的压抑,这里也算是我从出生到当时所拥有的第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了。对了,地下室的空气中还有股特殊的气味,不算难闻,但也绝对称不上好受,就像什么东西霉了很长时间。久而久之,我在房间里晾的衣服上都沾染了这股味道。都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当时的我很苦恼,读了那么多书,也没能把自己身上的气味搞得高级点。

成长

我们的公司其实就在地下室上面的居民楼里,著名的北环家园,熟悉北京的朋友肯定有所耳闻吧。突然想到现在流行的居家办公,我当时是不是也相当于实现了,毕竟卧室和办公室就隔着一部电梯的距离😂。

我们创业要做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一个CMS,别看现在这玩意基本属于没人看得上的货色,在那个WEB 2.0都还没影的年代,你要做互联网就必须用CMS。我们的商业模式也很简单,企业买我们的软件自己搭建门户网站。

总共员工加上我师兄也就三四个人,所以我有很多机会直接参与到一个产品的总体架构设计上去,师兄看我肯干也给了我很多独当一面的机会。这些宝贵的机会,让我打开了开发思想的大门,让我从一开始接触开发就是以一个相当于架构师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有些东西只有你敢去想,才会去做。

我们用到的技术,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是有很大的超前的。我稍微举个例子,在我们的设计中系统是会被分为相互解耦的模块的,每个模块之间都通过RPC来通信。咱们把这些东西换个名词,你就知道我说的是啥了:微服务。是的,十五年前咱们就敢这么设计系统了。当然这玩意因为当时还没有诸如容器化这种基础设施做支撑,实施的成本肯定巨高无比,这也是后来我们项目没成功的一个原因。

但我一直不觉得技术是主要原因,技术可以改进,但商业上有问题才是最致命的。这个项目商业上的问题主要来源于我还没来得及介绍的另一位人物:我师兄的合伙人。

我跟这位传说中从 Intel 出来的合伙人就见过一面,他的气质怎么说呢?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冯小刚的《甲方乙方》,开头英达饰演的那位书店老板知道吧,基本就那揍性。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在北京据说有好几套房,然而开的车是一辆破得不能再破的奥拓,应该说是一位把实用主义写在脸上的人物。我并不讨厌这号人,但是他跟我师兄的分歧可以说是显而易见的,意见不一致且始终无法统一,往往是创业走向终结的一大原因。

返校

第一次参与创业其实也就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因为我还要回到学校准备我的期末考试。

再次踏上寝室楼梯的感觉很好,耳边传来的是熟悉的 DOTA 游戏配音。一脚踹开寝室的大门,大叫一声老子回来了。没有传说中的相拥而泣,大家更多的是关心本人赚了多少钱,以及今晚可以去哪里搓一顿。。。

咳,也许这就是生活罢,我对自己说道。但隐约中我却感觉自己和三个月之前有所不同了,我也说不上具体哪点不同,但是这种感觉却让我很踏实。所以那晚的菜吃得格外的香,觉也睡得格外的沉。

突然间我感到如此快乐的心酸
付出所有只为找寻我的梦
突然间我感到如此狂喜的悲哀
拥有一切也不过就这样笑着哭
—— 汪峰《笑着哭》

已有 3 条评论

  1. ATP ATP

    也是很棒的一段经历了,我就是在寝室里打 Dota 等着大佬回来请吃饭的那群人...

  2. Nadia Nadia

    这篇文章应该可以写成一个系列👀 期待下一段故事

  3. lig lig

    地下室那段写的好